沭陽網首頁   |   手機沭陽網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沭陽網首頁 > 科技頻道 > 業界資訊 > 互聯網>正文

百度"燈火互助"露保險野心 平臺信息不透明暗藏風險

2019-11-23 08:11:42    來源:華夏時報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百度“燈火互助”再露保險野心 平臺信息不透明暗藏風險

  ■本報記者 吳敏 北京報道

  百度加入網絡互助戰局,并不意外。畢竟李彥宏一直擁有一個“保險夢”。

  需要引起關注的是,網絡互助平臺的定位,是非營利性的、公益性的社會團體。但面對巨額的資金池和海量個人信息數據,僅靠平臺自身的約束遠遠不夠,因為平臺的出現和發展的背后實際都是資本的力量,資本不可能永遠做公益,其最終所追求的都是利益。

  一位相互保險公司人士告訴本報記者,互助平臺人群特別大,不同于保險有保障基金,互助平臺是不能兜底的,而且平臺信息不透明,盈利情況、支出情況等會員不能知曉,沒有“償二代”監管有很大風險。

  近年來,隨著各類互聯網、金融機構紛紛推出眾籌模式的“網絡大病互助計劃”,巨額資金池、海量會員信息等真正事關公眾利益的問題,應該得到更全面的保障。

  百度加入網絡互助戰局

  11月15日,百度悄然上線了“燈火互助”大病守護計劃,面向出生30天到60周歲的用戶,零元加入,該計劃可添加家人,最高互助金為50萬。從產品設計來看,“燈火互助”與市場上存續的互助產品類似,均采取了“0元加入”的低門檻,和“一人生病、眾人事后分攤”的互助方式。項目規則顯示,作為互助機構,“燈火互助”收取互助金的8%作為管理費。

  截至11月20日晚,約2973人加入該計劃。這與美團旗下的“美團互助”相比,顯得遜色不少,同樣是流量巨頭,“美團互助”上線兩周左右就吸引了超17萬人加入。本報記者注意到,“燈火互助”所附的《重癥疾病互助計劃條款》顯示,當成員數量小于500萬時,該互助計劃可被主動終止或調整。

  “燈火互助”由“上海興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推出。天眼查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6日,注冊資本100萬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曹越,持股60%,股東顧國棟持股40%。

  “燈火互助”項目規則顯示,用戶欲加入互助,需開通百度閃付卡并同意委托扣款協議。而百度閃付,是百信銀行為百度用戶推出的閃付產品。

  目前在百度APP上“燈火互助”已被放置于“小程序中心”的“編輯精選”欄目中,被置于首位。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保險與社會保障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網絡互助的用戶口碑較好,研發成本相對不高,有用戶基礎的互聯網巨頭均可進入,特別是希望發展金融和社交業務時。百度的用戶數目大,能輕松承擔前期的市場推廣成本甚至給予優惠條件,百度產品覆蓋面廣便于開發更細化領域的互助產品。”

  事實上,“燈火互助”的背后,是百度一直以來難圓的“保險夢”。

  “將來我希望百安保險的規模可以超過高瓴、超過百度、超過安聯。”2015年,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在百度、安聯保險、高瓴資本聯合發起設立互聯網保險公司簽約儀式上如是說道。

  遺憾的是,無論是高瓴資本還是安聯保險都沒有與百度在保險領域進一步合作,反而和騰訊、京東進行了合作。

  2016年6月,百度又欲與太保財險合資注冊一家互聯網保險公司,進軍車險領域,但最終在2019年化為泡影。

  2017年9月,百度通過其全資子公司百度鵬寰資產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獲得一張保險經紀牌照——黑龍江聯保龍江保險經紀有限責任公司。

  李彥宏曾表示,互聯網+保險不只是通過互聯網賣保險,更是利用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將保險服務覆蓋到互聯網場景中。未來,有互聯網服務的地方,消費者權益就會有保險服務來保障。

  屢屢受挫之后,百度只好“曲線入局”,加入網絡互助戰局。

  網絡互助諸多問題待解

  不可否認的是,作為“三不管”地帶,網絡互助行業還存在諸多問題。例如嚴重的產品誤導和銷售誤導。很多人被平臺宣傳的30萬或者50萬的互助金吸引,但他們可能忽略一些申請的限制條件,其實并不都是頂格發放互助金額,真正發放的金額將根據病種、年齡、具體花費有關。

  并且,一些平臺在宣傳中,違規使用保險術語,將互助計劃與保險產品進行對比和掛鉤,混淆保險產品與互助計劃的區別,這就使消費者走入了一個誤區,將網絡互助作為商業重疾險的替代品,認為加入了互助平臺,就無需再購買商業重疾險。

  但消費者不知道的是,互助計劃并非保險產品,跟商業重疾險相比,互助產品一年一投,一旦生病申請了理賠,想再加入,已經不符合健康告知。而這個時候由于身患疾病也已經被商業重疾險拒之門外,無法投保,即使可以投保,也將面臨需要繳納更高的保費。

  王向楠亦向本報記者表示,目前網絡互助計劃的參與成員整體偏年輕、發病率低,且參加人數處于快速增長期,使得成員分攤的金額較低。但是,該趨勢會隨時間推移而逐步改變,今后分攤的金額較之購買保險很可能并無優勢。

 原因在于,網絡互助較保險節省的主要是營銷費用和參保時的體檢等費用,但其各類嚴重的逆向選擇造成的成本可能超過所節省的費用;同時網絡互助不容易提供保險公司所提供的綜合性的健康保險服務和衍生的健康管理服務;而包括健康、財務等方面在內的風險管理,保險機制較之救助機制更有效率。

  此外,由于網絡互助平臺沒有專門的核保人員,也就避免不了資產審核不清的問題。11月6日,北京朝陽法院宣判了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但相比較資產審核不清,互助行業更大的問題可能是在資金端。例如水滴互助的分攤金額是需要預先充值的,而一旦存在預先充值,便免不了涉及資金池等問題。

  為此,法院還向民政部、水滴籌發送司法建議,建議推進相關立法、加強行業自律,建立網絡籌集資金分賬管理及公示制度、第三方托管監督制度、醫療機構資金雙向流轉機制等,切實加強愛心籌款的資金監督管理和使用。

責任編輯:大王

相關新聞
    無相關信息

七星彩走势图表 时时彩平台推荐 吉林快3开奖软件 今日竞彩比分彩客网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奥门永利电子游戏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记录 雪缘园足球资料库app 彩铅基本功 欢乐捕鱼人安卓版下载 足球指数新浪